好的翻译,察觉不出它是译文

翻译资讯    发布时间:2018/5/11 16:57:00

在讨论什么是好的翻译之前,乐文翻译鹤壁分公司某译者毫不客气地给出了关于烂翻译的比喻:就像一个喝醉的人挥舞着剪刀,剪出来的东西歪歪扭扭。当然,指责翻译烂总是更加容易的。但在文学译者的眼中,好的翻译究竟是怎样的?

首先,流畅度是不容忽视的。译文达到流畅的水平很难。但好的翻译会更进一步,实现原作不证自明的清晰与下笔时的紧迫感。好的翻译会还原原作的语感,读者能感到它在歌唱、呢喃或咒骂,并为之兴奋、不安或开怀。一位敏锐的单语评论家形容对好的翻译作品的评论是能够与原作的评论相互呼应的。好的翻译不是无可挑剔地拘泥刻板、齐齐整整,而是适当时候敢于表现得粗糙和狂放。当译文与原文同时出现在双语读者前时,好的翻译应当让读者分辨不出哪个是原文,哪个是译文。译者具有辨识力的声音应该留存于优秀的译文文本中,正如原文中作者的声音一样。且在这个译者翻译其他作品时,也能看得出其风格。好的翻译会接受译文语言的馈赠,且翻译的过程不是无尽的妥协与损失。我们都应追求好的翻译,在这个完美主义者的行当中,好的翻译永远都不够好。

其次,做出好的翻译,某种程度上我要忘记原文的存在。只有当我自己在阅读译文时都可以忘记那译文底下的另一种语言,读者才能做到这样。以及,我并不承认流利是翻译的目的。好的翻译尊重并如实反映原文作者的风格与用词。当一位作者的写作是支离破碎的,我的译文也应当是这样。原文作者的写作风格可能是刺耳、生硬、晦涩的,亦或抒情流畅、毫不含糊的,那么我的译文也应该做到这些。原文的作者可能遵循传统,我便也遵循传统;当他们弯曲或者打破程式,我也随之打破。当然前提是,作者预料到了这些后果。另一方面,如下的情况也可能发生:一位作者的写作由于拙劣的编辑过程显得很尴尬,而非作者本人有意为之的风格。这就是问题的棘手之处了。正如我们目前所知的,我说的并不意味着我的译文中每一个词句在风格和效果上都要与原文的文本对应。我的意思是,当原作者的写作很普通,或者原作者就打算循规蹈矩地写出非正统的东西时,译者是无权译出一本“奇怪”的作品的。如果我作为译者真的这么做了,可能结果仍然是很好的,但我就不会说我在做翻译了,可能说是‘改编’更准确。


乐文翻译公司好翻译


最后,好的翻译无需死板地逐字翻译,就能捕捉到原文的神韵。它能捕捉到原文文本中的能量、纹理和声音,并动用译文语言中的一切资源,将这些逐一在译文中呈现。好的翻译能够传递出字里行间的意蕴,并流露出译者的共情;这样的翻译能够像原文引出读者恰当的情感反应那样引出译文读者的情感反应。好的翻译不会对作品进行殖民,不用诉诸奇怪的异国化也能保存其‘他者性’之美;好的翻译完美地疏解了意义与乐音间的张力,即‘文本中心论’还是‘读者中心论’。好的翻译是大胆而创新的,犹在歌唱。


如果您想关注更多资讯,欢迎致电乐文翻译免费热线:400-895-6679


北京乐文翻译公司(业务咨询)
电话:400-895-6679
Q Q:3403689671/ 3564160486
平台:www.lewene.com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联合乐文翻译有限公司 京ICP备17046879号-1